<ruby id="vfzzf"></ruby>
<span id="vfzzf"><dl id="vfzzf"></dl></span><th id="vfzzf"><video id="vfzzf"><span id="vfzzf"></span></video></th>
<span id="vfzzf"></span><span id="vfzzf"></span>
<strike id="vfzzf"><video id="vfzzf"><ruby id="vfzzf"></ruby></video></strike>
<th id="vfzzf"></th>
<strike id="vfzzf"><dl id="vfzzf"></dl></strike><ruby id="vfzzf"><i id="vfzzf"></i></ruby>
<th id="vfzzf"><video id="vfzzf"><strike id="vfzzf"></strike></video></th>
<span id="vfzzf"><i id="vfzzf"><ruby id="vfzzf"></ruby></i></span><strike id="vfzzf"><dl id="vfzzf"><ruby id="vfzzf"></ruby></dl></strike>
<span id="vfzzf"><i id="vfzzf"><ruby id="vfzzf"></ruby></i></span>

矿山缘 作者:卢永靠(五吉公司)

2021-05-19 16:31:43 黄磊 19

华锡集团

2003年夏天的一次亲密接触,开始了我与矿山的不解之缘。

我父母都是农民,养育了我们三兄妹,我排行老大。父母在乡下以种养为业,微薄的收入勉强支撑着整个家庭的开支。2003年我考上了大学,全家喜悦,但也意味着在新学年后父母除了要供我读大学外,还要供弟弟读高中,供妹妹读中专,昂贵的学费超出的家里的经济实力。父亲沉着脸,久久凝望着远处的大山,手上的烟一根接着一根,不停地抽着。几天后,父亲扛着沉重的钻机,带着我走进了离家不远的一座矿山,那天,我成了矿里最小的矿工。

第一次走进矿山,对我来说一切都很新鲜。这座矿山很小,很简陋,除了几间工棚之外,就剩下一个矿井了??缶埠芗虻?,小小的井口,狭窄的巷道,昏暗的灯光,没有一台像样的机械——最“先进”的设备,大概要数父亲使用的那台钻机了,还是台老机子。我们做工的“装备”少得可怜:除了父亲打钻用的钻机,就是我们出方用的手推车、撮箕、刮子、磅锤、钢钎??笊降娜艘埠苌?,除了老板和老板娘,就剩下我们父子和另外几名工友了。每天父亲和一名搭档先下井打钻、放炮,然后我们几个方工再进去工作面出矿。井下没有专门的矿车和运输轨道,矿石、废石的运输用的是建筑工地上常见的那种气轮手推车,我们将手推车装满矿石后,轮流将手推车推出矿井。巷道底板——也就是井下的“路”,用废石铺成,路面凹凸不平,推车的阻力很大,一个来回人已全身湿透,一天下来,手上、脚上起满了水泡,全身酸痛。那几天,躺在床上哪怕是眯一下都成了我最幸福的奢望。但是,我从不言苦,也不敢说累,因为父亲告诉我,只要坚持两个月,我就能上大学了。果不其然,两个月后,我和父亲共挣得了五千多元,这足够我一年的学费了。

九月初,开学的时候到了。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我背着行囊,走出大山。路过那座小矿山时,忽然发现父亲和工友们已站在路边等我。原来,是他们特地停下手中的活路,出井来送我的!憨厚的面孔,欢喜的笑容,几声道喜,几句叮嘱,拍拍我的肩膀,握握我的手,把一个个泥迹未干红包递到我的手中,沉甸甸的。我只是傻傻的站着,居然连一声“谢谢”也说不出来。走过一座山岗,我猛一回头,他们还在远远的向我挥手,这时,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下来了。

上大学后,常常想起一起在矿山打工的工友们。每次脑海里浮现出井下劳作的画面时,我默默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加倍努力,不负他们的期望。而且,我暗下决心,学好本领,以后决不再去矿山做工了!

白驹过隙,时光匆匆,转眼间又是毕业季。同学们有的忙于应聘,有的忙于国考,一切都在紧张的准备着。一天傍晚,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那一次我们聊了很久。父亲告诉我,我上大学的次年他受了伤,不能再下井做工了,因为担心影响我们兄妹学习,他和母亲一直瞒着我们。这两年我们兄妹的学费大多是跟人借的,现在人家开始催着还钱。我听见父亲在电话那头叹气,听得出父亲的无奈。此时我脑海里又浮现出当年父亲凝望着窗外的大山、不停抽烟的情景。那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直在想破解当前困境的办法,我知道,即将就业的我,肩负着怎样的重担。

忽然间又想起当年在矿山打工攒学费的情形。一个残酷的想法冒了出来:对,没错!我需要一座矿山,只有干矿山钱才来得快,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替父亲还债,等把债还清了就走人,去干我想干的事业!当时我差点跳了起来,似乎已把矿山碰到的各种苦楚忘记得一干二净。

几经周折,我来到五吉公司箭猪坡矿。在去矿山报到路上,我猜想着矿山的样子:简陋的工棚、小小的井口、破旧的手推车、狭窄而凹凸不平的巷道、一身脏兮兮的矿工……到了箭猪坡矿,却发现我的猜想很快被颠覆了:矿山有整齐的宿舍,有干净的食堂,有大气的工业广场,井口也比印象中的大了许多。

最让我难忘的是新员工入职培训。负责公司级安全培训的是满头白发覃仁发师傅,大伙都亲切地叫他“发哥”,发哥一脸和蔼,为人坦诚,很有亲和力,他像父亲一样手把手地向我传授矿山的安全管理知识和技能。发哥又号称“江南酒王”,据说喝酒从未醉过。不过,后来和他共事期间从未见他多饮,有次我问发哥“江南酒王”雅号的来历,他笑着说:“莫提了,都是年轻时的事了”,颇有些“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意味。

矿山的人有人情味。比如,有人盛情邀请你,“新来的大学生泊,今晚去我家搞两杯!”;比如,有人拉你到一边,悄悄说“兄弟,选厂有个美女,介绍你认识一下!”;比如,有人逗你开心,讲几句笑话,够你笑一阵子。

随着和矿山及矿山人的深入接触,我渐渐爱上了这座矿山。

这一爱,就爱了十几年。

这十几年里矿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看看北部工区就知道:地面最醒目的要数崭新的综合楼、整洁的工业广场和大型的提升机。三百多米长的主斜井,从井口往下看,井内灯火通明,钢筋混凝土拱坚实而笔直,一侧的步梯和管线排列得整整齐齐。咣当咣当,一串串满载矿石的矿车,宛若一条条钢铁长龙,在钢丝绳的牵引下呼啸而出。在井下,铲车、扒渣机、牵引车早已替代了人工装载和运输。工人出入矿井则有人车代步??笊交祷姆⒄?,在十几年前看来,已然是天上人间。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说得好,近几年,矿山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如火如荼开展矿山环境治理。如今的矿山,山清水秀,鸟语花香,俨然一座生机盎然的绿色庄园。

我们为矿山的变化欣喜,因为,我们是她进步的见证者,更是她发展的建设者。我们每个矿山人都可以说:矿山因我而美丽,我为矿山而自豪。

我也为自己自豪。当年父亲所欠的债务早已还清,我也在五吉建立了自己的小家庭,父母和我们一起生活,日子充实而温馨。

一次,和父亲对饮,父亲撩我:“你不是说过,还完债就走人的吗?”

我笑笑,“咣”,和父亲碰了一杯。

我没有回答父亲的问题。因为父亲知道的,我早已缘定矿山,我的根,已深沉扎在矿山。

 


导航
网站首页
产品中心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东北粗琴电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