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vfzzf"></ruby>
<span id="vfzzf"><dl id="vfzzf"></dl></span><th id="vfzzf"><video id="vfzzf"><span id="vfzzf"></span></video></th>
<span id="vfzzf"></span><span id="vfzzf"></span>
<strike id="vfzzf"><video id="vfzzf"><ruby id="vfzzf"></ruby></video></strike>
<th id="vfzzf"></th>
<strike id="vfzzf"><dl id="vfzzf"></dl></strike><ruby id="vfzzf"><i id="vfzzf"></i></ruby>
<th id="vfzzf"><video id="vfzzf"><strike id="vfzzf"></strike></video></th>
<span id="vfzzf"><i id="vfzzf"><ruby id="vfzzf"></ruby></i></span><strike id="vfzzf"><dl id="vfzzf"><ruby id="vfzzf"></ruby></dl></strike>
<span id="vfzzf"><i id="vfzzf"><ruby id="vfzzf"></ruby></i></span>

《那场雪真暖 》 作者:黎建南(集团公司党群工作部)

2021-05-21 11:42:20 黄磊 41

华锡集团

人人都知道下雪很冷,但那一年我遇上那场雪,却很暖。

2003年,为了纪念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从原冶金部划出30周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举办“光辉岁月、有色情结”全国有色金属行业职工书画摄影展,向全国有色金属行业所属企事业单位征集参展作品。

华锡集团工会接到通知后,高度重视。当时,我在华锡集团工会负责宣教文体工作,具体负责华锡集团职工书画摄影作品的收集、整理、组织评审和报送工作。

选作品不难。那时华锡集团每年都举办职工书画摄影比赛,有着浓厚的创作氛围和良好的群众基础。我在历年华锡集团职工书画摄影比赛的获奖作品中,精挑细选一批精品,连同二级单位专程报送的作品,组织专家评委再进行一次挑选。

3月初,我把精选出来的职工书画摄影作品分类包装好,带着领导和同事们的叮咛和嘱托,乘上了北上的列车。

华锡集团这次报送的书画摄影作品较多,尺寸也比较大,经过装裱后,十分沉重,不好携带。有人提出不用随身带,可以办理托运(那时候还没有快递之类的物流渠道),开始我也考虑托运,人货分离,到北京后再取出来,送到组委会即可。但仔细一想,不能托运!万一铁路员工在装卸时不注意,会造成作品破损,同时我更担心作品丢失或被盗。我决定随身携带作品。

我把这些书画摄影作品每幅分开包好,再包装成两大捆。为了确保这两大捆书画摄影作品不离身,我尽量减轻负担,少带衣服和其他生活用品。我想已经三月份了,北京不会冷到哪去吧?。

那时柳州到北京还没有动车,特快列车也要两天一夜。为了作品的安全,我特地买的是卧铺下铺票。上车后,我没有将作品放到列车车厢行李架上,而是把两大捆作品直接塞进我的铺位下面。白天,我就一直坐在铺位上,上厕所也是等到有服务员在车厢时才去,而且是快去快回,回到铺位首先趴下身子看看作品还在不在;晚上睡觉也不敢放心睡,时不时翻身把头伸到铺位下,看看作品还在不在,有时还伸手进去摸一摸??梢运狄灰苟济凰?。

终于到北京西客站了。我扛起两大捆作品随着人流大步流星地向站外走去。

“站??!”远处传来一声断喝。我扭头一看,一个穿铁路制服的车站女工作人员向我招手,我迷惑地停止脚步。

“你的行李肯定超重了,拿到旁边过磅一下,超出部分要交钱?!彼缸盼壹缟峡缸诺牧酱罄ψ髌匪?。

我随着她的引导来到旁边的工作室旁,两大捆作品一过磅,真的比每个旅客规定携带的行李重量超出了许多。我为了赶时间,麻利地按要求付了超重部分的钱。

“你这东西是自己的还是公家的?”她边收钱边问。

“公家的?!蔽乙脖呋卮鸨呓酱罄ψ髌分匦驴傅郊缟?。

“你怎么这么傻?公家的东西你干嘛不托运???为公家省钱???你看你扛着多费劲??!”她一脸诧异地惊呼着。

我笑了笑,直接用手擦一把脸上的汗,继续大步流星地向出口走去。

出站时已经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我只能先住到华锡集团北京办事处,打算第二天一早就把作品送到组委会。

第二天一大早,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疟本┌焓麓Φ幕菩⑷ㄖ魅渭莩蛋盐宜偷轿挥谥泄猩鹗舯ㄉ绲淖槲峤蛔髌?。

我望着车窗外的银色世界,想到这时南疆早已是春暖花开,绿意盎然,北京怎么还下大雪?我没有心情欣赏路边的雪景,心里总是担心因下大雪造成堵车,耽误了送作品(因为我已买好了当天的返程车票)?;购?,因为我们出门早,顺利地到达中国有色金属报社。

我将两大捆作品直接扛上楼,找到作品征集办公室。

一位态度和蔼的老同志接待了我(可惜当时太着急,忘记问他姓什么了)。我和这位老同志仔细地对着清单清点作品,老同志把我带去的作品看了一遍,对我说,华锡选送的职工作品很不错,组织工作也做得很好(后来华锡集团报送的很多作品都入选并获奖,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会长康义同志还到了华锡集团,专门为华锡集团颁发此次活动的优秀组织奖,这是后话)。听了他的赞扬,我很高兴地向他要了作品交接回执后,急匆匆地向楼下跑去。

我冒着大雪直接赶到北京西客站,准备打道回府。

在车站,我仿佛感觉别人看我的目光有点异样,好像还有人朝我指指点点。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哈哈,别人都穿着厚厚的冬装,我身上只穿一套单薄的衣服,原先身上扛两大捆作品,加上心里着急,热得满头大汗,现在卸下两大捆作品,任务也完成了,一股凉意顿时袭来。

列车向南飞驰,窗外还是大雪纷飞。虽然感觉身上发冷,想到圆满地完成了这次作品报送任务,想到组委会那位老同志的对华锡集团组织工作和作品质量的高度评价,我感到在北京遇到的这场雪,真暖。

 

 


导航
网站首页
产品中心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东北粗琴电子有限公司